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花瓣读书 > 游戏 > 左道江湖 > 9.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左道江湖 9.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作者:驿路羁旅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0-11-11 16:11:11 来源:笔趣阁biz

五龙山庄开宗仪式,并不繁琐,以这个时代的标准来看,甚至略显简单。

省去了很多步骤,但氛围很是庄重。

第一项是祭拜天地,由新任掌门,带着门人们,向天地敬告,五龙山庄在今日立下传承,求天地庇护,使宗门万古长青。

而待五龙山庄新门主一出现,观礼席上,还有后方看热闹的人群中,就传来一阵窃窃私语。

人人都知道,五龙山庄之所以出名,乃是因为这里是上一任武林盟主任豪大侠的居所。

在任豪大侠战死后,就有人猜测,这五龙山庄传承的接任掌门是何许人也。

毕竟前任庄主威震武林,第二任掌门若是个无名小卒,那就有些失了排面,也难以服众。

此时,众人翘首以盼的答案揭晓。

却让人人愕然。

“那老头是谁?”

人群中有个声音问到:

“怎么之前没见过?这等场合,还带着烟锅子,就跟个普通小老头一样。”

“兴许是哪家前辈吧?没准是一方高人。”

“看着不太像啊。”

一群人打量着那高台上,正带着秦虚名一帮门人,往大鼎中敬香,祭拜天地的黑衣白发的老头,一个个眼中泛着惊奇。

但观礼席这边,来的都是门派代表,他们比人群那些人,见识更多。

很快就有人说出了这老头的身份。

“那是何忘川,关中老头,江湖奇人,号称‘神机百变’,在洛阳现身过一次的。”

有人低声传话说:

“这老头可不一般。

洛阳英雄会前,一人守擂十天,败尽江湖同道,有人说他是圆悟禅师那一辈的高手,已经十多年不履江湖了。”

“不是说,他在正定十年,和魔教打过仗吗?”

又有人说起不知道哪里传[男人小说网 9nanren]出的小道消息,分享到:

“我虽没去洛阳,错过了英雄会? 但我无量派有年轻弟子去过? 还说这何忘川在洛阳现身,是为了寻找弟子来着?

说是选了五个? 授予了秘法武艺? 又飘然而去了,着实是前辈做派。”

“问题是? 他怎么跑五龙山庄来了?还是山庄掌门,这老头? 和任豪盟主有关系吗?难道是故交之类的?”

“这就没人知道了? 隐楼那边我去问过,提前也没透出一丝口风。”

在群人低语声中,高台上,何忘川将粗大的檀香? 插入大鼎之中? 身后七八个在门中任职的门人上前,将手中香插入鼎中。

这便第一项礼成。

然后是第二项,祭拜上一任掌门,也就是任豪。

穿着黑衣,一身庄重的秦虚名? 双手捧着任豪的丹青画像,于高台后的木架上撑起? 又以何忘川为首,众人向这画像俯身行礼。

这是将任豪追溯为五龙山庄? 作为江湖门派的第一任掌门,也是应有之意。

这个过程? 观礼席所有人起身? 也随着山庄众人下拜? 向武林盟主寄托哀思,仁豪虽死,虎威犹在。

他的故事传遍天下,乃是正道江湖典范。

大伙都是佩服的。

待祭拜完成后,便有门人搬来藤椅,何忘川坐在椅子上,秦虚名站在身后,还有门中长老,各处掌事,观礼席上,也有观礼者起身上台。

来着既都是门派代表,这一步,便是江湖相交。

大家代表各自门派,往台上,与同为门派中人的五龙山庄见礼。

意思是,大伙作为武林中人,接纳新朋友入江湖。

每上去一人,便有门人在台下唱名,告知客人的身份传承,也给客人们,在这开宗仪式登场扬名的机会。

简单点说,就跟蹭红毯,刷曝光度一个道理。

“泰山玉皇宫,冲和道长到。”

响亮的,咬字清晰的声音,在场中回荡。

冲和老道今天身穿宽大道袍,手握拂尘,完全就是最正式的那一套行头,一脸严肃,颇有股威严之气。

他是代表宗门来的,就必须给宗门撑起脸面。

“何大侠,你多年未履江湖,老道本以为咱两人再无见面之日,未曾想,今日却在此处相逢,当真是双喜临门。”

老道上前,何忘川也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就如多年老友一样。

面对冲和道长这话,何忘川哈哈一笑,也抱拳行礼说:

“多年不见,冲和道长依然身体硬朗,真是让人羡慕。

今日到此,也是应故人所请。老头我虽为五龙山庄掌门,但毕竟已经老了,做不得太多事情。

以后我这宗门,还要靠江湖同道提携一番。”

两人交谈的声音,没避着其他人,台下前排听得清清楚楚。

那些原本对何忘川的身份有所怀疑的江湖人,这一瞬心中怀疑也尽数消去。

冲和道长乃是江湖有名的前辈高人,有什么大事,多是他代表玉皇宫出席的。

今日有他这一番话背书,已经证明了,这何忘川,确实是江湖前辈,应该是与冲和道长同一辈的高人大侠。

“这是数月前,贵派门人,交托我玉皇宫代为保存的山庄地契,今日物归原主。”

冲和老道从身后弟子那里,取过一个木盒,递给何忘川。

后者接在手里,又随手递给秦虚名。

“还有一份,我玉皇宫掌教手书的拜帖,由老道带来,要亲手转交给何掌门。”

老道又从另一名弟子手中,拿过一份未开封的信件帖子,双手递给何忘川,后者看着冲和老道的双眼,老道微微点头。

“好说。”

何忘川便接过拜帖,放入袖子里。

这便是玉皇宫的答复。

他心中有数了。

“祝贵派扬名江湖,万古长青。”

老道笑眯眯的祝贺了一句,便带着弟子下台来。

“真武纯阳宗,舞阳真人到。”

第二声唱名响起,一脸严肃的舞阳真人走上台去,他也与冲和老道一样,穿着一身道家行头,只是道袍为蓝色,内衬黑衣。

比冲和少了分温和,多了分严肃。

一番见礼后,这纯阳宗掌门,也取出一份信件帖子,递给何忘川,他说:

“这是我纯阳师祖手书拜帖,请何大侠闲暇时,往太岳山一行。师祖说,一是为故人重入江湖贺喜。

二来,是有些当年旧事,要与何掌门聊一聊。”

“好说,何某定会前去赴约。”

何忘川接下帖子,眼中笑意更甚。

第二份答复也到了。

“洛阳丐帮,大龙头张屠狗到。”

第三声唱名,那穿着百衲衣,握着青玉竹棍的张屠狗也上台去,相比庄重严肃的两位道长,这丐帮龙头,就洒脱的多。

隔着好几步,他便哈哈笑道:

“上次在洛阳,与何大侠交谈一番,我便深感大侠武艺精深,此番若不是场合不对,咱老张也要和大侠再行切磋一番。

今个咱老张这叫花子来观礼,没带什么上好礼物,就以这太行遗迹中,寻得的一壶好丹药相送。

也祝五龙山庄兴盛江湖,成就一番大事业。”

张屠狗是没带什么拜帖。

但他亲自来了,这便是第三份答复到场。

何忘川轻笑一声,对张屠狗说了几句话,又见第四人上来,还是个老相识。

涅槃武僧空悟。

铁牛和尚。

他是代表涅槃寺来观礼的,一路上很低调,这会才亮出名号,着实让一众江湖人诧异非常。

“圆悟主持和芥子师叔,因寺中事务,无法抽身,便叮嘱小僧,前来祝贺五龙山庄开宗立派,主持还送上随身佛珠一串,佛法经书十篇。”

铁牛和尚生的满脸横肉,看上去不像好人。

但相比上次见面,这年轻武僧一身气势却有内敛之相,显然是这段时间里武艺大进。

他对何忘川行晚辈礼节,五龙掌门也笑呵呵的虚扶一记。

他接过那串佛珠,放在手中盘玩,又问到:

“老夫听闻,圆悟禅师有心将主持之位,传承于弟子,你涅槃寺,有请人前去观礼的意思吗?”

“目前还无计划,不过,芥子师叔,确已剃度。”

铁牛和尚双手合十,轻声说:

“若真到主持传承那时,我涅槃寺定然欢迎何掌门这样的江湖名宿,前去临安观礼。”

“临安那地方,风水不好。”

何忘川撇了撇嘴,笑着说:

“但若是老和尚相邀,何某人也定然会去赴约。”

涅槃寺后,上台来的,是同样低调的潇湘剑门,代表是内门弟子,一个圆脸的女侠,这剑门弟子也是奇特,不管男女,都喜穿白衣。

“在下剑门内门弟子水云,替掌门送来礼物。”

那女侠被台下众人盯着,有些害羞,在何忘川身前低着头,双手奉上一把装在木盒中的宝剑,由秦虚名代收。

何忘川则笑眯眯的问到:

“水云丫头,老夫听说,一个多月后,便是你潇湘剑门掌门传承大典,林菀冬是下定决心,要舍去掌门之位了?

可曾有帖子交给老夫,前去观礼?”

“有的。”

水云女侠从袖中取出一份烫金帖子,双手奉上,何忘川拿在手里,摩挲了一下,他有些遗憾的说:

“林菀冬掌门有心了,可惜老夫怕是抽不出空,便由我山庄代庄主,秦虚名代老夫前去吧。

你这丫头,回去之后,替老夫对林菀冬掌门道声歉。”

“嗯,水云知道了。”

圆脸的女侠语气温婉的点了点头,她正要走,突然又听眼前这前辈说:

“你这丫头,除了潇湘绝剑外,可是练的太素琉璃指?”

水云愣了一下。

这一门指法,乃是大师姐带回剑门的绝技,她们这些内门弟子,一个多月前才开始修炼。

这位何忘川大侠当真是武艺高深,竟一眼就看出了。

“手指指尖发青,小指肿胀,骨骼都有些变形,不但未修出素问或琉璃之意,却还有些伤了筋骨。”

何忘川抽了口烟,咳嗽一声,轻声说:

“练的不太对啊。

下去台下,好好将指法精要第三节用心研读几遍,定是你行气出了差错,或在檀中,气海穴位两处。”

水云心中一惊。

便知这是前辈在指点武艺,当即俯身下拜,又低着头,一边回忆指法精要,一边走下台去。

下一个上来的,是河洛帮的长老易胜。

这家伙一上来,就砰的一声跪在地上,啪啪啪磕了三个头。

引得台下一阵惊呼。

这分明就是师徒礼啊。

“易某与我大哥二哥,在洛阳得前辈授予功法大恩,原以为再无见面机会,却在今日得遇前辈,便替我大哥二哥,向前辈行礼道谢。”

易胜朗声喊道:

“我三人与前辈虽无师徒名分,但受此大恩,无以为报。请前辈受我此礼。”

说完,又是几个头磕下去。

这下人群议论声更大,早就有传闻。

何忘川在洛阳给几个幸运儿传授了武艺,现在看来,竟是真的,那几个幸运儿就是这河洛帮副帮主李义坚,还有他的两个兄弟。

一时间,人群便有羡慕声。

这等好事,为何没落在自己头上?

但这还没完,何忘川与易胜聊了几句,待他下台去后,上台来的华山派掌门,也是如易胜一样,对何忘川行弟子礼。

那车华这几月,在关中闯出好大名头,已有‘九指剑侠’之名。

他就如脱胎换骨一样,一手剑术身法,都乃是江湖秘传绝技,不知他从何处学来。

这下真相大白,人群就如炸锅一样。

这何忘川之前虽不在江湖,竟已留下这几等恩泽,原来华山派复起,其中也有何忘川的一份功劳。

台下众人,对何忘川的身份,再无怀疑。

这老头,当真一副高手风范,神龙见首不见尾。

“何大侠,今日我前来观礼,不只为了祝贺五龙山庄开宗立派,还有一事,要请何大侠做主。”

待到尾声时,一声大喊,吸引了所有人注意。

他们抬头看去,便见一名中年人,泣血大呼到:

“沈秋妖人,在金陵城倒行逆施,坏了我连环坞庄主唐九生大侠的武艺修行,还行抽魂恶事,让我江南武林蒙受重创。

何大侠为五龙山庄掌门,任豪盟主故友,难道不管管吗?”

人群顿时一阵喧哗。

果然,这事躲不开了。

这人在开宗仪式上提起这茬,是要让五龙山庄做个表态。

受此质问,何忘川却表现的非常淡定。

他抽着烟锅子,语气平静的说:

“老夫与任豪乃是故交,沈秋是任豪选定得衣钵传人,也算是老夫的晚辈,老夫虽未见过那人。

但既然他做错了事,老夫便会出手管一管。

尔等不必担心,五龙山庄与沈秋的缘法,早已断去,从今往后,那人若再敢现身江南,老夫必不与他罢休。

诸位江南同道,老夫这个回答,尔等可满意了?”

“哈哈哈,何大侠果真侠义,不惧妖人,咱老张佩服的很。”

台下的张屠狗发出一阵大笑声,冲和老道等人,也面带古怪笑意,但见何掌门说出这话来,台下江南武者们,也是纷纷附和。

一时间,气氛变得热烈起来。

“何大侠,那沈秋妖人,在金陵作恶后,似是往西北方向去了,有人在滁州,看到了他那只怪鹰。”

台下有人大喊一句。

何忘川站起身来,朗声回应到:

“好!待今日仪式结束后,明日一早,老夫便往西北追去,惩戒妖人,定给江南武林,讨回一个公道!

尔等安心等着,自有好消息传来。”

“何大侠义气!”

上台喊冤的连环坞人,声音嘶哑,纳头便拜,又引来阵阵欢呼。

在那欢呼声中,抽着烟的老头面带笑意,却并无人发现,他眼中那一缕古怪的笑容。

这一瞬,他想起了一个笑话。

堂下何人,状告本官?

如今换个角度,来看这江湖百态,如耍猴一样,还真有意思。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